周一至周日 8:00-22:30: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啊呀呀呀教科专业毕业设计 > 文学 > 中国现当代文学 > >列表
中国现当代文学(  )
站点导航
展开/合拢

启蒙与宗教启蒙

2013-10-15 09:47   来源:未知 人参与在线咨询

  摘要:启蒙是一个常说常新的话题。运用阐释学和现象学的方法,在终极视域下对启蒙进行探索,我们发现启蒙包含着理性启蒙和非理性启蒙等多种形态。各种启蒙都是不断批判和颠覆的行为,其目标是捍卫人之无法被取代的唯一性即尊严和自由。这是贯穿始终的一条轴线,它表现为理性和感性的纠缠。启蒙过程借助于他者启蒙和自我启蒙两种途径。在中国现代,科学与民主几乎成了启蒙的代名词,这是值得反省的,将任何具体的启蒙运动绝对化,都会带来启蒙的遮蔽。启蒙是人不断自反的过程而非一个特定行为,有人的地方就有启蒙。个体就在不断除去理性对非理性的遮蔽,或者非理性对理性的遮蔽这种双向运动中,捍卫人的自由与尊严。
  宗教启蒙属于非理性启蒙的范畴。蒂利希的“终极关切”理论在终极视域探讨宗教启蒙之于人生的重要性:作为终极关切的宗教其实就是每个人都身处其中的普遍的存在形态。宗教启蒙就是不断的“解蔽”,这是向人的应然状态进发的一种努力。
  在无生存根基的年代,宗教启蒙为个体人生价值的选择提供了一种终极向度,这是宗教启蒙永远具有当下意义的“第一因”。
  关键词:启蒙;尊严;宗教;人;终极关切
  引言:启蒙在人文领域是一个充满悖论、歧义丛生、莫衷一是的话题。“五四”时期在民族主义和自由主义两大时代精神主题的引导下,“德先生和赛先生”
  作为中国社会革命进步的手段,集中体现了中国理性启蒙。
  但在理性启蒙注重重建社会普遍性、确定性和稳定性的同时,追求个性和差异的非理性因素也在暗自生成,并在文学艺术、宗教信仰等价值领域展现着以人为本位,以感性为本体的丰富内涵。这种审美现代性与理性现代性共同折射出人由情感和理性构成的二律背反的张力结构,它们在觉醒了的个人身上演奏出时代的主旋律,暗示岀中国现代启蒙除了理性启蒙外,还兼有情爱启蒙、宗教启蒙等多种非理性启蒙形态。以往的研究多在“五四”语境下探讨民主、科学等理性启蒙形态,20 世纪80 年代在后现代语境下出现的新启蒙,也多将关注的焦点放到了对启蒙的深刻反思上。然而国外的启蒙理论在中国的水土不服,启蒙理论的中国化又缺乏系统的理论基础,在中国言说启蒙就缺乏富有逻辑力量的统一的思想和标准尺度。很少有人关注与人密切相关的非理性的宗教启蒙。在这种情形下,刘小枫以“走向十字架上的真”的胸怀试图以基督教神学精神为参照系在中国掀起新启蒙的浪潮。但“舶来”的价值观念在无严格宗教信仰的国度有些水土不服,刘小枫这种在无根时代探寻生存之根的努力也遭到了国人的非议。宗教启蒙在中国受到的“礼遇”一方面说明在中国进行宗教启蒙的艰难,另一方面也暗示出中国启蒙的“先天残废”。同时这些也说明启蒙在中国不但没有完成,了以往启蒙研究中的理性与情感,灵与肉等二元对立的研究框架,在方法论上为我开发的展开提供了有力的借鉴。
  尽管刘小枫在基督教精神中寻求存在之根的努力困难重重,然而宗教作为人类一种共同的精神诉求,虽存在各种不同的表现形态,但说到底都是人对“是生存还是毁灭”的追问。卡西尔曾经说过,人与其它动物的一个重要区别就在于人有宗教信仰。宗教作为一种存在形态的生命样式,是普泛的生命存在形态,在这种状态中人的神性与人性得到完美的统一,而这种完满结合就是人之为人的尊严的体现。故而在这种终极目标的指引下,从形上到形下都有必要揭开蒙在人们心灵中的帷幕,让宗教作为一种生命状态重见天日,其根本意义是从对生命价值的关切中实现人生的终极转变。这种转变表现在对人生价值、意义的新的理解,感觉和体验世界的内在方式的转变上。
  根据解释学,任何思想文化史的研究都必定是当代意义上的。对宗教的研究就是对人本身之价值与尊严的研究,研究人本身就必须从人类生存困境出发,才可能还个体以人的理性与非理性相结合的无可取代的唯一性,海德格尔对人的“生存论”分析所具有的普遍人学价值为宗教启蒙提供了坚实的理论基础。同时蒂利希关于宗教是人的终极关切的思想正是一种符合我们研究目标的理想视角。蒂利希从分析人的基本生存方式及处境出发,考察和研究人类各种宗教现象。他认为宗教是人的终极关切(Utimate concern ),也是人的生存所具有的普遍特征。[2]人作为一种宗教性动物,在其生存中,必然要对某些问题或对象倾注神魔的完满统一。在这种解除神对魔,或者魔对神的遮蔽的宗教启蒙中,兼具神魔二重性的人就进入了物我合一的混沌状态,主客体在此得以消解并具有了审美形态。
  人的神魔二重性限定了人不可逃避的摇摆于有限与无限的钟摆之间,在不断的自反中重塑着人生。在终极视域下,这是人的宿命,因而宗教启蒙具有当下性,有人的地方就存有启蒙。因为宗教是对人的终极关切,一切涉及宗教的研究都不应忽视宗教生活和宗教信仰所蕴涵的价值内容,然而宗教价值及其信仰与人体生命的内在体验密切相关,对其作价值判断很难用概念分析的方法直接加以把握。
  这就要求我们不能用先在思维标准去评价和分析宗教启蒙,而是尽可能在阐释中让它自己真实地显现出来。在此胡塞尔的“回到事物本身中去,让事物自己显现出来”的现象学方法为我们的研究提供了方法论基础。

  • 了解我们
  • 服务与支持
  • 工作时间
  • 我们的位置
  • 请认准本站唯一企业QQ:
  • 工作日周一至周日
  • 工作时间7×24小时制
  • 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