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日 8:00-22:30: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啊呀呀呀教科专业毕业设计 > 文学 > 中国现当代文学 > >列表
中国现当代文学(  )
站点导航
展开/合拢

飘零的蒲公英—论沉樱的小说创作

2013-10-15 09:46   来源:未知 人参与在线咨询

  内容摘要:本开发以沉樱创作的小说为主要研究对象,从思想价值和艺术表现两方面对她的小说进行挖掘,通过和同时期其他相关作家作品的比较,对沉樱小说在中国现代女性文学史的地位进行界定。笔者认为对沉樱小说的全面分析和客观的定位有助于我们更好地认识她在中国现代女性文学发展中起到的作用,也对女性文学发展有一定的借鉴作用。
  第一章主要探讨沉樱婚恋题材的小说,认为她关注了婚姻中感情变异、隐秘心理、女性家庭事业冲突、经济拮据等现实问题,对婚恋作了客观冷静的表现,提出了通过社会革命使女性取得真正的独立地位,在相当长的历史阶段有一定的社会意义。
  第二章主要探讨沉樱社会性较强的其他小说,认为她表现了大革命中青年的失落和坎坷命运以及其他下层人民的苦难和精神麻木,尤其注意了革命队伍和下层人民中女性受到的更深一层的压迫,这些作品在思想上达到了一定的高度。
  第三章着力于探讨沉樱作品风格形成的影响因素,认为她的小说具有思想主题上以关注女性命运尤其是知识女性命运为主、艺术上语言清新、结构轻松、心理描写细腻、表现客观冷静等特点,而这些特点的形成与她中西合璧的家庭教育、坎坷不平的婚恋经历以及当时动荡不安的社会背景都有密切的关系。
  第四章从作品女性意识和艺术表现两方面将她和第一代、第三代女作家进行比较,认为她的作品深入婚恋实质生活、注意小说叙事艺术和人物心理描写,是中国现代女性文学史成熟过程中不可忽视的承上启下的重要一环。
  关键词:沉樱小说:女性意识;艺术表现
  前言:沉樱,这个带有日本异域色彩的名字,在今天的读者乃至研究者当中或许显得有些陌生。但是在二三十年代,这个名字却曾经倍显光彩。大学时代,她曾经模仿俄国进步作家的作品写了第一个短篇小说《回家》,刊登在由陈望道主编的《大江月刊》上,署名沉樱。茅盾看到这篇小说后,马上写信问编者:“沉樱何许人,是青年新秀,还是老作家化名?”Ⅲ沉樱是20年代末30年代初成长起来的中国新文学早期的女作家、文学翻译家。她原名陈镆,笔名沉樱,另外有小铃、陈因、陈尘英、非兆等别名。
  沉樱20年代末开始创作小说,创作高峰期是在20年代末30年代初大约七、八年的时间(1928年11月发表《回家》到1934年发表《张顺的犯罪》)。她的作品多在《大江月刊》、《小说月报》、《现代文学》、《文学季刊》、《文学》、《创作》、《现代月刊》、《北新半月刊》上发表。这段时间出版的中短篇小说集有:《喜筵之后》、《夜阑》、《某少女》、《女性》、《一个女作家》。署名大多是沉樱女士,但也有其他署名。
  她的小说多取材于个人家庭生活和城市婚恋故事,既描述男女相悦的美好,又直面现实生活的残酷,真实地再现了那个时代的知识女性在恋爱和婚姻中的酸甜苦辣,以及对于爱情真谛和人生的追求。她还有数量不多但是有一定思想深度的社会性较强的作品问世,但人们习惯将她和爱情小说划上等号,从而不幸遮盖了这部分社会题材作品的光彩。由于当时已值“五四”运动落潮、革命文学兴起之时,人们强调文学的社会功能、强调文学作为武器的战斗力。善于运用“题材决定论"的人们自然将她的作品列入“非主流文学”甚至定性为小资情调而予以忽略,所以沉樱作品在现代文学史上一直没有得到全面中肯的分析和评价。
  1948年去台以后,沉樱的散文创作和文学翻译都取得了不斐的成绩,然而大陆方面对她的了解是极少的,更遑论资料的收集和整理了。就目前的研究来看,对于她的作品的研究主要有:
  她的表兄田仲济教授与她保持了联系,一直致力于有关她的资料的收集和翻译作品在大陆的再版。田仲济在《沉樱小传》中称“沉樱是继冰心、丁玲之后而为人所瞩目的以文字的秀丽与富有诗意的风格为特点的女作家。"但他在沉樱作品具体研究上并没有成果。
  因为沉樱是诗人梁宗岱的夫人,在黄建华、赵守仁所著的《宗岱的世界》书系中也有关于她的一些相对详细的资料。但该书主要着力于写沉樱的成长经历,只对《主仆》、《女性》有简单的评价。
  学者阎纯德八十年代采访沉樱后写下的文章《文坛的蒲公英》在介绍沉樱创作概况的基础上重点从思想意义上分析了《女性》、《张顺的犯罪》等几个作品,认为她在关注女性命运和下层人民生活方面有一定成就。
  而在专论女性文学的书籍中,由于冰心、丁玲、张爱玲等大家的光彩遮盖,沉樱这样的作品量少、创作期短的作家很难得到详细的分析和评价。如孟悦、戴锦华的《浮出历史地表——现代妇女文学研究》对她的小说重在从思想意义来评价,认为她表现了一代知识女性徘徊、孤独的历史面貌,认为“价值倒不在于“创作有多少被埋没的伟大”而在于“触及了‘五四’时代不及提出而30年代人们不屑于提出的一些女性常规性命题。盛英的《二十世纪中国女性文学史》也只有极小的篇幅讨论了《爱情的开始》、《迷茫中》和《一位女作家》,她认为沉樱关注女性的生活“在当时以至后来相当长的历史阶段是有一定社会意义的"。很多提及她的创作的文章,多论她的小说;而论她的小说,又多以“取材婚恋”、“心理描写细腻"、“题材狭窄“几语概之。要对沉樱的创作有全面细致的理解和客观中肯的评价,还需要下些功夫。
  本开发以沉樱创作的小说为主要研究内容,挖掘了一些曾被忽视的史料,从思想价值和艺术表现两方面对她的小说进行挖掘,通过和同时期其他相关作家作品的比较,对沉樱小说在中国现代女性文学史的地位进行界定。笔者期待对于沉樱小说的全面分析能使我们拨开历史和思维惯性的迷雾,在滤去了很多政治和人为的因素以后,还原历史的真实面目;也期待中国未来的女性文学能从这里吸取一些营养,更加健康的发展。如果“文学即人学”真正成为指导我们创作的宗旨,这将是我们莫大的荣幸,也是本研究的价值和意义所在!

  • 了解我们
  • 服务与支持
  • 工作时间
  • 我们的位置
  • 请认准本站唯一企业QQ:
  • 工作日周一至周日
  • 工作时间7×24小时制
  • 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