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日 8:00-22:30: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啊呀呀呀教科专业毕业设计 > 文学 > 中国现当代文学 > >列表
中国现当代文学(  )
站点导航
展开/合拢

叛徒与隐士—废名小说主体精神的探索

2013-10-15 09:45   来源:未知 人参与在线咨询

  内容摘要:废名作为京派小说最早的一位作家,其小说起始于二十世纪二十年代,终止于四十年代,创作风格富于变化,创作上的实验与探索︺口正反映他精神的曲折多变乡本开发立足于1-16的刁、说创作,废名的户迢精神与现实的关系作为切口,分析他精神发展的历程,即分析他作为了“叛徒”和“隐士”的双重人格的复杂性,从而给人完整的废“名”印象。
  废名身处“五四”后大混乱时代,他吸纳了中西文化的思想,一方方了面积极地“人世”批判现实;另一方面又不断“出世”回缩到自己的艺术创作中。精神在现实中的伸张,精神在虚构中的沉迷,精神在文化上的和解组成他整个生命的历程,“仕”与“隐”或显或隐的交织显示了他思想矛盾的纠合,创作观念上“梦”与现实关系的思考注定了他精神的虚幻与悲剧。多元文化观的容纳,使废名的精神偏离主流意识,走了一条属于自己的路。
  关键词:叛徒;隐士;精神
  引言:废名的小说创作,可以从他发表的第一篇小说《长日》算起,到他最后未竟之作(莫须有先生坐飞机以后)的十七章为止,约二十六年的时间,共有五部小说集即(竹林的故事》(1925年)、《桥》(1925-1930年)、(桃园)(1927年)、(枣》(1931年)、《莫须有先生传》(1932年)、(莫须有先生坐飞机以后)(1936-1948年)。
  因为废名创作的独特性与影响力,因而对于废名及其创作的研究是由来已久,从时间上可分为解放前与解放后两个阶段。
  解放前的研究代表人物有周作人、鲁迅、李健吾、朱光潜、沈从文等。他们的研究注重废名的主体精神和创作的阶段性变化,以及由变化带来的开拓惫义。周作人可谓研究废名小说的第一人,他几乎为废名的所有小说集都写了序和跋。在(竹林的故事序》中他指出废名的小说描“写的不是什么大悲剧大喜剧,只是平凡人的平凡生活— ,这却正是现实,”并有“平淡朴诵的作风,,;在桃《园跋》中指出废“名君的隐逸性似乎是很占了势力”;在枣《和桥序》中周作人写到“我觉得废名君的著作在现代中国小说界有它独特的价值,其第一原因是其文章之美”;在莫《须有先生传序》中周作人指出废名文章“文生情,情生文”。对于废名的创作沈从文也有个评论:“用平静的心,感受一切大千世界的动静,从为平常眼睛所疏忽处看出动静的美,用略见矜持的情感去接近这一切”“用自己一支笔,把这境界纤细的画出,成为创作。’,。而且沈从文指出了废名的创作代表了一种新的价值取向,使“文学,在一个新的希望上努力,向健康发展,在不可知的完全中,各人创作,皆应成为未来光明的颂歌之一页,这是新文学所提出的一点主张。’,。李健吾则在咀《华集》中指出,在“现存的中国文艺作家里面,没有一位更象废名先生引我好奇,更深刻地把我引来观察他的转变的。”
  解放前的这些研究注重整体的把握,评论恰切精炼,有点睛的功效,但多是印象式评论,缺少深人系统的阐释。
  解放后对废名创作的研究主要集中八、九十年代,侧重于小说的艺术性及文化的比较,如李俊国的废《名与禅宗》,杜秀华的诗《笔禅趣写田园:废名及及其现代抒情小说的影响》,评论切口选择多样,注意横向,纵向的开拓,但评论较为单一,大多是点的议论,较少面的阐释,以致对废名的研究缺乏整体印象。
  本开发立足于废名的小说创作,把废名置于其生存的大时代背景下,来探讨废名的主体精神的变化历程及其特征,力求获取一个完整的“废名”。
  本开发通过对废名小说的分析,指出作者主体精神的矛盾—叛徒与隐士的矛盾。周作人曾说:废“名君似很赞同我所引的说蔼理斯是叛逆与隐逸合一。”。叛徒和隐士实际上反映了废名对现实的态度,卞之琳说:废“名写小说并不逃避现实,废名晚年自己忏悔逃避现实,客观事实恐怕却证明他的小说创作也还是反映现实的,只是反映的角度有所不同而已。’,④卞氏的评论指出废名人“世”的一面,而废名本人的评论,记“得自己原来是很热心政治的人,好比这里选的讲《究的信封》,迫《悼会》,都可以看得出一些来。即莫《须有先生传》里也还留有我对国民党的清‘党’政策屠杀共产党人的愤怒,这个愤怒至今提起犹如昨日事!然而我的政治热情没有取得作用,终于是逃避现实,对历史上屈原、杜甫的传统都看不见了,我最后躲起来写小说乃很象古代陶潜,李商隐等写诗。反映了他“出世”的一面。叛“徒”与“隐士”的矛盾在创作观念上的表现是理想与现实关系处理的矛盾,即“梦”与现实关系的矛盾,创“作的时候应该是反‘当’。这样才能成为一个梦。是梦,所以与当初的实生活隔了模糊的界,艺术的成功也就在这里。
  “叛徒”与“隐士”二者或隐或显地交织在一起贯穿于废名的整个创作,构成了废名的独特的精神个体— 现代“士大夫”形象,即以中西方文化视角批判剖解中国现实,然后用中国传统文化拯救自我,这样废名又成为新时代的思想落伍者。
  废名的精神发展曲线,代表了一类知识分子在二十世纪大时代中的挣扎与自救,他们的生存方式也许是虚幻的悲剧的,但对于文学创作与社会思潮有着不大不小的影响,令后人深思,所以说废“名的名字不可废”。

  • 了解我们
  • 服务与支持
  • 工作时间
  • 我们的位置
  • 请认准本站唯一企业QQ:
  • 工作日周一至周日
  • 工作时间7×24小时制
  • 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