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日 8:00-22:30: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啊呀呀呀教科专业毕业设计 > 论文 > 政治学理论 > >列表
政治学理论(  )
站点导航
展开/合拢

两岸与美国军事外交的评估

2015-05-10 16:43   来源: 人参与在线咨询
  我们知道,由于是最大的中国家,美国是最大的发达国家,两个国家都处于亚太地区,同为安理会的常任理事国,同时又都具有核武器,因此这两个国家之间的关系直接影响着地区和全球的安全与稳定。影响中美之间关系的因素可以细分为、、文化、宗教、意识形态等,其中,军事因素无疑是影响两国关系变化与发展的一个很重要的变数。但是要确切了解军事因素在中美关系中的重要程度可能要比想象的难得多。这其中的原因首先是由于军事因素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美国都是一个极为敏感的、极为保密的因素,如果单单从媒体上获得的资讯来衡量其价值,难免有失偏颇。其次,两国关系是一个动态的发展过程,其中就是一个最大的变数,再加上双方在文化上的巨大差异以及在经济方面的巨大贸易关系,这就不可避免的会导致两国关系可能会因其他一些非军事因素的影响而产生重大的变化,而结果也必然会凸显军事这个「变数」,事实上这个「变数」显然不是此事态的真正的变数,而只是为实现其他变数所形成的特定目的的一个工具而已。正如有学者所言,「战争的诱因也更为多样化,不仅起因于领土、政治、经济利益的争夺,民族、宗教纠纷更是屡见不鲜。」「军事对抗受政治、经济、科技等诸多因素的影响和制约性增强。其发生、发展和结局,都不单纯是军事因素作用的结果,而是包括政治、经济、科技等多种因素在内的综合国力的较量。」因此本文准备采用「指标分析」的途径来评估军事因素对中美关系的影响1。

一 采用指标分析的价值

  我们知道「指标分析」的意义在于利用若干具有评估事件或情势的代表性标杆作为衡量依据,然后在此基础上来评估演变发展的程度,以及它可能形成的影响。指标分析的优点是它能够提供评估依据,因此对不确定的发展情势尤其具有定位的作用,而且它还能提供条件式的预测能力,亦即预测出在某种情形下的情势演变可能会导致的某些行为结果。而它的缺点则在于,由于该研究主要是建立在理性分析的思维基础之上,因此这就可能与实际情形不相符合;再加上该分析具有很大的主观性,不论是指标的设定还是评估的推论都可能注入个人的见解和偏好,很难脱离分析者的主观判断,其结果必然是不能客观的反应客观现实。

  无论如何,笔者拟以中美军事交往、两岸军事交往以及美国与台湾的军事交往作为评估的指标,因为这三个指标和中美关系都有直接的联系,而且通过对这三个指标的分析基本上就可以把军事因素对中美关系的影响程度以及范围都包括在内。接着将在每个评估指标下,设立评估依据,作为检验标准。可以预设,就中美军事交往而言,中美军事交往越是频繁、交往级别越高,中美关系就越好,反之亦然;就美国与台湾的军事交往而言,美国与台湾的军事交往有其对立性,但是大致可以认为交往越是频繁、交往级别越高,中美关系就越是倒退,甚至陷入困境,反之亦然;就两岸关系军事关系而言,两岸军事对峙的可能性越大,中美关系越是往不好的方向发展,反之亦然。

二 中美军事交往

  中美之间军事交往最起伏不定的要数布什政府上台来的这几年。因此,本文就以布什2001年1月18日举行的新总统就职庆祝活动为起点,来考察中美之间的军事交往。以下是过去的三年中美之间军事交往的大致内容。



  从上表可以看出,中美之间的军事交往主要以军事领导人访问为主,仍然处于非常低的军事交往阶段。同时可以看出,自从布什政府上台后中美军事关系始终和两国之间的政治关系相互影响,但是在不同的阶段,双方影响的程度以及主客体的方向是截然不同的。其中可以以2001年「911」恐怖袭击事件为标志划分为以下三个阶段。很明显,911恐怖袭击事件之后的军事交往日益活跃,具体而言:

  第一个阶段(布什政府上台──2001年4月1日「撞机事件」),由于布什上任之初把与中国的外交关系由克林顿时期的「建设性伙伴」关系重新定位为「战略竞争对手」关系,放言「竭尽全力协防台湾」,结果是使中美关系包括军事关系全面倒退。从上表可以看出,至2001年4月「撞机事件」前这段时间两军举行了极少的交往,但是双方仍然保持着有限度的联系。在这个阶段很明显是政治因素限制了双方军事的交往。

  第二个阶段(4月1日「撞机事件」──9﹒11恐怖袭击事件);由于发生了4月1日「撞机事件」使两军关系滑向了冰点,事实上切断了任何联系。这个阶段很明显是军事因素影响了政治互动。

  • 了解我们
  • 服务与支持
  • 工作时间
  • 我们的位置
  • 请认准本站唯一企业QQ:
  • 工作日周一至周日
  • 工作时间7×24小时制
  • 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