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登录网站

  • 3145
  • 0
  • 分享到

世卫组织正式将武汉肺炎定性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2020-1-31 11:26

来源: DeepTech深科技 作者: 杨大可

北京时间 1 月 31 日凌晨 3 点 30 分,世界卫生组织(WHO)突发事件委员会经讨论,决定将此次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确认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PHEIC)。同时,还建议把此次肺炎临时命名为“2019-nCoV 急性呼吸道疾病”。


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重点强调:这次宣布,并非因为发生在中国的疫情,世卫组织对中国控制住疫情蔓延有极强的信心;但是,宣布 PHEIC 是为了保护其他国家,以便他们对此次肺炎疫情进行预防与控制,尤其是为了保护一些医疗系统比较脆弱的国家。


同时,谭德塞还宣布了 7 条建议:

1. 不建议对中国实施旅行和贸易限制,任何措施都应当以证据为基础;

2. 支持和保护医疗系统相对脆弱的国家;

3. 加速科研和疫苗相关研究;

4. 共同对抗谣言和不实信息;

5. 各国积极寻找预防、治疗和阻止进一步传播的计划;

6. 各国积极与 WHO 分享信息;

7. 所有国家共同努力,共同对抗病毒。


此前,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在 1 月 28 日飞抵北京,和中国政府领导人会面;在 29 日返回日内瓦,并立即准备再次召开突发事件委员会会议,重新判定疫情是否被纳入“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这也是自 2005 年《国际卫生条例》实施以来,世卫组织宣布的第 6 起“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此前的 5 次分别是 2009 年的甲型 H1N1 流感、2014 年的脊髓灰质炎疫情、2014 年西非的埃博拉疫情、2016 年的“寨卡”疫情,以及 2018 年刚果(金)埃博拉疫情。


被纳入 PHEIC 对中国的影响


此前在 1 月 22 日~ 23 日的世卫组织突发事件委员会会议上,参会人员在讨论新型冠状病毒的爆发是否已达到 PHEIC 时存在分歧。但随着之后一周中国被感染人数的急剧上升,并且在全球多个国家均有确诊病例出现,包括日本、德国、越南和美国 4 个国家出现了“人传人”的感染病患等情况;这让世卫组织在第 8 份疫情状况报告中,明确将武汉疫情风险评估为中国是“极高危”地区,并且全球均有“高危”风险。


图 | 世卫组织总干事在突发事件委员会会议上讨论照片(来源:Twitter)


根据《国际卫生条例》的定义,PHEIC 是指 “通过疾病的国际传播构成对其它国家的公共卫生风险”,并可能需要采取协调一致的“国际应对措施”的“不同寻常”的事件。

这里可参考世卫组织对流感病毒传染的 6 个级别警告,从第 5 级警告开始则意味着大规模传染疫情已经临近,应对疫情采取措施的时间已经不多。最高级别(第 6 级)是指同一种类型传染病毒在一个以上的地区大范围流行,这意味着可能带来全球性的疫情蔓延。

在宣布此次肺炎疫情为 PHEIC 之后,世卫组织总干事和各成员国需根据突发事件委员会的建议,采取行动应对危机。根据 2005 年实施的《国际卫生条例》,各成员国均负有对 PHEIC 作出迅速反应的法律责任。同时,世卫组织的总干事将有权向其他国家发布建议,例如敦促他们不要在疫情爆发时关闭边界,不要对疫情爆发国实施旅行和贸易限制等管控措施,这有利于对疫情爆发情况的公开透明处理。

确定为 PHEIC 后,当事国将更容易从其他成员国获得外部帮助,比如发动更多国家共同研制抗病毒药物等。但是在短期内,也将极大地影响当地的旅游和贸易等相关产业。根据过往经验,一旦被确定为 PHEIC,之后还需要再进行多次评估;而将紧急事件取消或许将需要数个月,甚至一年以上的时间。

但对于旅游产业来说,早在 1 月 24 日,中国文化和旅游部就已宣布全国旅行社及在线旅游企业暂停经营团队旅游及“机票+酒店”旅游产品。同时,1 月 27 日以后包括出境团队在内的所有团队游业务和“机票+酒店”服务将全部暂停。

在 1 月 29 日,美联航(United Airlines)宣布将暂停二月第一周的 24 趟中美往返航班。同时,也有消息表示美国白宫考虑取消中美间的所有航班,但在 29 日的白宫会议上并没有做出此决定,只表示将根据公共卫生数据来跟踪决定该举措实施与否。


图 | 美联航推特截图(来源:Twitter/United Airlines)


要明确的一点是:“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与最近网上传播的“疫区国”及后续危言耸听的影响并非一个情况。

首先,目前在世卫组织的官网中并没有针对具体国家确定为“疫区国”的相关政策。在 2005 年实施《国际卫生条例(2005 年)》之后,针对突发疫情更多针对的是事件而非国家。

当然,在 PHEIC 的判定措施实行之前,2003 年中国 SARS 病毒肆虐时,世卫组织先后把中国内地 10 个省份列入疫区,对 6 个省份向世界各国发出旅行警告。而当非典疫情得到控制后,2003 年 5 月 23 日世卫组织解除了对广东的旅行警告;2003年 6 月 13 日解除了对河北、内蒙古、山西天津的旅游警告,并与广东、吉林、江苏、湖北、陕西等地一起,从疫区名单中删除;2003 年 6 月 24 日,又解除了对北京的旅行警告,并从疫区名单中删除。所以,即便是在没有 PHEIC 定义之时,非典时期被确定的疫区,其判断也会随着对疫情传播的控制情况变化进行实时更新。


而在《国际卫生条例(2005)》中,针对 PHEIC 有一条:“临时建议可包括遭遇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缔约国或其它缔约国对人员、行李、货物、集装箱、交通工具、物品和(或)邮包拟采取的卫生措施,其目的在于防止或减少疾病的国际传播和避免对国际交通的不必要干扰。


但该建议会根据疫情控制情况申请随时撤销,并应在公布三个月后自动失效。临时建议可修改或再延续三个月。临时建议至多可持续到确定与其有关的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之后的第二届世界卫生大会。


所以说,如果 3 个月后中国控制住了疫情,那么 PHEIC 状态就结束了。即便是“长期建议”,也是可以适时修改和撤销的,并没有所谓的“强制期限”。


在《国际卫生条例(2005 年)》发布之前,根据已有 150 年历史的立法,只有霍乱、鼠疫和黄热病是通过在一国边境实施检疫和禁运加以控制的。2005 年的条例框架则更侧重于从源头遏制疫情,强调防范。其要求各国保持必要的“核心能力”,比如诊断感染和隔离感染患者的能力。同时,发生疫情的国家不仅能够报告特定的已知疾病,还可以报告不寻常的公共卫生模式,例如严重的呼吸道症状患者的意外增加。

这就意味着, PHEIC 的定义更多地与传播的疾病病毒挂钩,而并非指向疫情发生国家。当然,如果疫情发生国家对病毒传染控制能力不足,无法有效控制病毒的传播,那么,世卫组织会针对其他国家就具体疫情发生地提出相应的意见与建议。


图 | 世卫组织官网在紧急状况分类下,事件为“新型冠状病毒(Novel Coronavirus,2019-nCoV)”,也并没有用“中国”来指代(来源:WHO 官网)


此前曾存意见分歧



1 月 23 日,世卫组织突发事件委员会没有决定将新型冠状病毒的肺炎疫情确定为 PHEIC 的原因之一,就是认为中国已对该病毒的爆发做出了一系列快速有效的应对措施,并且迅速向世卫组织报告了武汉的疫情,也在不断地更新和分享中国国内最新的疫情进展情况。

除此之外,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表示,宣布 PHEIC 可能会不必要地影响贸易和旅游业,并意味着一个国家无法独立控制住这种疾病。但考虑到中国对多个城市、上千万人口进行隔离的反应,似乎(无法独立控制病情)不是一个决定因素。谭德塞说,中国政府采取的隔离措施等相应举措显示了他们竭尽所能控制疫情蔓延的决心。诚然,是否有可能隔离如此多人,以及其在当下阶段在多大程度上有助于控制疫情,这些都还不能够完全确定。

在 1 月 29 日世卫组织的记者会上突发卫生项目主任 Michael Ryan 博士说:“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我和世卫总干事从来没有看过这一级别的流行病应对措施的规模和承诺。从中央政府到武汉和湖北,具有高度组织化的应急管理架构。挑战是巨大的,但是反应是大规模的。中国政府的应对方式当之无愧。


图 | 世卫组织在 1 月 31 日认为此次肺炎在中国外“人传人”得到了控制(来源:Twitter)


话说回来,即便没有被确定为 PHEIC ,其他国家机场早已开始对来自湖北、乃至中国的旅客进行相应的健康检查,并告知旅客如果感到不适之后的处理措施。在疫情被确认为 PHEIC 之后,除了已被暂停的从武汉发出的国际航班之外,上述措施也可能扩大到中国其他地区的国际航班上。而这些措施的实施与否,都取决于各国家的有关部门,而并非来自世卫组织的直接要求。

过往经验表明,PHEIC 并不会直接导致经济衰退


回溯此前的 5 起 PHEIC,或许可以发现许多端倪——即便被宣布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也并不会直接导致严重的经济衰退。


2009 年甲型 H1N1 流感首先在美国和墨西哥爆发(首起 PHEIC)。2009 年 3 月~ 4 月,墨西哥和美国西南部有过千人感染甲型 H1N1 流感,并导致 106 人死亡。2009 年 4 月 24 日,世卫组织确认部分发病病例是由一种新发现的 H1N1 变种病毒所引致,并在第二天召开突发事件委员会会议。据美国 CDC 估计,截至 2010 年 3 月中旬,这场疫情导致 5900 万美国人染病,26.5 万人住院,1.2 万人死亡。

针对甲型 H1N1 流感各国的疫情及情况反应数据显示(更新于 2020 年 1 月 28 日),确诊出甲型 H1N1 流感病例的国家(及地区)的数目为 186 个,出现死亡病例的国家(及地区)有 72 个。注意,该数据收集的是有关甲型 H1N1 流感的资料及相关媒体报导,并不是流行病学数据,可能会受到一个或多个的测量偏差影响。


美国奥巴马政府在 2009 年 10 月 24 日宣布了 H1N1 甲型流感爆发是美国的国家紧急状态。考虑到美国在 2008 年 9月至 2009 年的年中,经历了自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以来最严重的金融危机和经济衰退。在经历过首起 PHEIC 后,美国经济从 2009 年第三季度开始持续复苏。虽然宏观上增长率并不高、行业复苏也不平衡(服务业复苏快于制造业),但几乎所有行业都已复苏;并且微观上企业赢利状态很好,利润总额达到了历史水平。

第 2 起“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是针对脊髓灰质炎(又称小儿麻痹症),与武汉肺炎一样是传染性疾病。最早在 1988 年,世卫组织在世界卫生大会下定决心要在世界范围内根除脊髓灰质炎;而之后,除了阿富汗、尼日利亚和巴基斯坦这三个国家,野生脊髓灰质炎病毒(WPV)的传播都已中断。

自 1999 年以来,全球未发现 WPV 2 型病例;但 2012 年 11 月在尼日利亚发现了最后一个 WPV 3 型病例。自 2012 年以来,仅检测到 WPV 1 型,而循环疫苗衍生的脊髓灰质炎病毒(cVDPV)通常为 2 型,会继续在人群免疫力较低的国家或地区引起麻痹性脊髓灰质炎病例。

2012 年,世界卫生大会宣布根除全球小儿麻痹症是“全球公共卫生的计划性紧急情况”,并且在 2014 年,世卫组织宣布脊髓灰质炎在以前没有小儿麻痹症的国家的国际传播是 PHEIC。这个宣布,在绝大多数公共卫生系统完善的国家更多是起到预防提示作用。


第 3 起 PHEIC 是 2014 年西非发生的埃博拉疫情。这场疫情在 2013 年 12 月始于西非,由埃博拉病毒引起的埃博拉出血热出现了史上最为严重的一次爆发。此次疫情记录的最高临床致死率为 71%,就诊病人的死亡率则是 57%~59%。同时,这次疫情的爆发让埃博拉出血热首次成为一种流行病;但病情基本都发生在非洲,美国、西班牙均出现过境外输入病例,英国也有一名隔离患者,但是病毒并没有进一步扩散。

造成此次埃博拉疫情大规模爆发的原因有很多,比如社会贫困、医疗体系存在漏洞,人们对当地政府的不信任,以及当地政府对疫情上报的延误等都是很重要的因素。此外,当地的埋葬传统、爆发地人口稠密和国际间的忽视亦有一定影响。随着疫情在非洲不断扩散,很多医院因人手不足或设备不够而不堪重负。部分医学家认为,医院无力处理其他医疗需求很可能额外增加了死亡人数。同时,需要接触患者体液的医务人员也成为高危一族。

世卫组织在 2014 年 8 月表示,至此时间有 10% 的死者为医护人员。此外,病例分布不均使得一些患者需远赴其他医疗机构就诊,这阻挡了部分患者的就医脚步。紧接着,世卫组织在 2014 年 8 月 8 日宣布此次疫情为第 3 起 PHEIC,并要求 194 个成员国采用法定措施进行疾病的预防、监控、控制及汇报。

但此次确定为 PHEIC 更为重要的,是呼吁援助机构及国际组织,包括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欧洲联盟委员会和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等投入人力以便减缓疫情;另外,也推动无国界医生、红十字与红新月会、善普施等人道机构对非洲进行援助。


第 4 次 PHEIC 的“寨卡”疫情发生在巴西,时间是 2016 年,恰好也是第 31 届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在里约举办的同一年。寨卡病毒属于黄病毒科,与其同科的有好几种对人类健康有严重威胁的病毒,比如黄热病毒、登革病毒和丙型肝炎病毒等。

2015 年初,由寨卡病毒引发的寨卡热在巴西大规模流行,并传播到美洲、多个太平洋岛屿和东南亚。证据表明寨卡可致使新生婴儿畸形并患上精神疾病。受感染的孕妇可将病毒传播给胎儿,随后造成婴儿小头畸形和大脑严重变形;成人感染病毒则会出现格林-巴利综合征。

2016 年 1 月,世卫组织宣布到该年底,病毒传播很可能遍及美国大部分地区;并在 2016 年 2 月宣布其为 PHEIC。2016 年 11 月,世卫组织宣布寨卡疫情结束。在巴西,寨卡疫情暴露了其医疗体系的结构性问题,尤其在公共卫生服务和基础卫生设施方面。当时鉴于疫情,许多国家颁布了旅游警示,减少了到巴西的旅游。

此外,疫情也引发民众担忧参加 2016 年里约奥运会的运动员和观众的健康安全。不过,第 31 届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按期(2016 年 8 月 5 日~8 月 21 日)在巴西的里约热内卢举行;寨卡病毒也并没有在奥运会期间“兴风作浪”。


而第 5 起 PHEIC 同样也是由埃博拉病毒引起的。2018 年 8月,非洲刚果民主共和国东部发生埃博拉病毒疫情,并于 2019 年 6 月扩散至邻国乌干达。截至 2020 年 1 月 20 日,已有超过 3300 人确诊感染,其中 2242 人死亡,是刚果历史上最严重的一起埃博拉出血热疫情,也是世界历史上最严重的埃博拉疫情之一,病例数仅次于 2013 年至 2016 年的西非埃博拉病毒疫情。

此外,在疫区中的武装冲突使防疫行动更加困难,发生过多起针对医护人员的武装袭击事件。在 2019 年 7 月 17 日,世卫组织宣布该疫情为 PHEIC。


理智、客观看待疫情问题


其实不管宣布“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与否,中国已经为控制这次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传播竭尽全力。

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呼吸系统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主任、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钟南山在 1 月 28 日对媒体表示:当年 SARS 持续了差不多五六个月,但他相信新型冠状病毒不会持续那么长。因为从第三波疫情开始后,在国家层面已经采取了强力的措施,特别是做到了早发现、早隔离。

“我们有足够的信心防止大爆发或者重新大爆发。当然,我们很多科研攻关还在持续做。”钟南山说道,“这两天我的学生给我的信息,他们心情有很大的改变,现在他们觉得大家的斗志都上来了,全国支持他们。所以我觉得这就是一个劲头上来了,很多东西都能解决。全国帮忙,武汉是能够过关的。武汉本来就是一个英雄的城市。”

总而言之,这次新型冠状病毒带来的肺炎疫情,虽然目前确诊病例已超过 2003 年 SARS 疫情的确诊病例数,但广东省公共卫生研究院院长马文军在对收集的 1 月 23 日前部分确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病例数据,以及 2002-2003 年广东省 SARS 病例资料作了对比研究分析之后,对媒体表示:“从目前的数据,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传播力更强。根据我们的持续观察,目前该新发传染病的 R 值呈现出缓慢下降的趋势,说明防控手段在逐步见效。”

对于我们来说,理智看待网上传播的各种新闻,做好科学防范措施就是为国家控制疫情做出的最好努力。

-End-

参考:
https://theconversation.com/coronavirus-does-not-look-like-a-black-swan-event-here-are-some-reasons-to-be-cautiously-optimistic-130564
https://www.who.int/ihr/current/en/
https://www.thelancet.com/journals/lancet/article/
https://www.channelnewsasia.com/news/asia/wuhan-virus-china-pneumonia-outbreak-city-shut-12320076
https://thehill.com/policy/healthcare/453524-who-says-ebola-is-global-emergency
https://en.wikipedia.org/wiki/Kivu_Ebola_epidemic
https://en.wikipedia.org/wiki/Western_African_Ebola_virus_epidemic
https://en.wikipedia.org/wiki/2009_flu_pandemic_in_the_United_States
https://en.wikipedia.org/wiki/Polio_vaccine
https://en.wikipedia.org/wiki/Ebola_virus_disease
http://news.sina.com.cn/c/2020-01-29/doc-iihnzhha5194267.shtml

版权申明:本内容来自于互联网,属第三方汇集推荐平台。本文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言论不代表太阳3平台的观点,太阳3平台(www.ayyyjkw.com)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QQ:288987进行反馈。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登录 后参与评论

    回顶部